再来一勺

戏多活少,最近不做小公主

换换口味,四大发明系列,绘画:严启生。

凑单买的,到手以后越看越喜欢,特别喜欢。就是故事比较膈应人,站在那个时代,以写故事的文人的立场来说,是个有趣的故事吧。

画得也好,人物意态天然,画面布局得当,繁而不乱。而且这本的印刷质量也好,纸张厚实不(怎么)透画。

不会写长评就是这点不好

我要给太太打CALL!!

——咦,暑期还有篇文应写未写……

昧着良心先不写文我要画图给太太打CALL!!

——准备一下吧考试没几天了。

我考完了我要给太太打CALL!!

——加班吧孩子。

加了一个月的班活下来以后还想给太太打CALL!!

——万圣节快到了,交钱准备活动!

一边咬着线头一边还想给太太打CALL呢……


十一月还有一场考试,惊不惊喜?高不高兴?

爱咋咋的,都不是啥值钱玩艺儿,自己能看就行。


仅自己可见的也屏蔽,真是多此一举啊。

做了个很长的梦,梦到看伪装者的花絮,都是没看过的镜头,花了很多时间在大哥的化妆盒子里,翻来找去,然后镜头一转,是还没装好灯的一个大房间,场工来来往往搬椅子装窗,穿马甲的阿诚哥哥双手插袋,裤子有点发皱,一个人站在最前面,也是最暗的地方。

好像从来没梦过他们,想想又觉得怅然,因为其实视频里不是他们,是演员。


PS:看花絮的时候想,网上从来没看到过这些花絮,那些官方号,粉丝都是干什么吃的。醒来才觉得冤枉了人家,根本就是在做梦……

咕噜

吃到了。

来个段子

蔺阁主有个常年把玩的白玉挂件,皎白如月,油润似脂,寸把长——还不及一个鸡子大,就雕了个型,藏袖子里老用手指头磨着,还真看不出是个啥玩意儿。
——哦,那是个玉卧鹿。

补个丁:

啥?
卧鹿。
啥?
玉鹿!
你刚才明明是说——
哎呀鹿!就是鹿!!

老司机,带带我

很想教曼春说,喜欢的不是草头圈子,是香菇菜心,又觉得她做她自己挺好的,假模假样不值得提倡,反正就算吃常年素,她也还是一手血。肉食系的曼春才是曼春。

又想到,阿诚哥哥是个常年开车的老司机啊。
“车技不错。”(来自觉得很舒适的明楼)
“明长官,请上车。”(来自恭敬的明秘书)
“怎么?!还要我请你去开车吗?!”(来自暴怒的楼总)
“阿诚哥,带带我呗?”(来自不知死活的小明)

“阿诚先生车技很好,是——”
“是我家先生教得好。”(ooc了ooc了(,,•́ . •̀,,))

反正阿诚哥哥车技好!ò.ό阿诚哥哥,来个长途呗?飙个车不?

ps:三角地菜场那个会计,最后一集骗人上车,还把车炸了 (⊙o⊙)

草头圈子居然是猪大肠?!

来自一个不甘于百度,想靠自己的理解能力生吞下奇怪名词的乡下少女。今天被真相狠狠捅到。

我以为,我以为……

你们明家可真能吃啊……

 @中中级 昨天本本儿就收到了,晚上。

那时候已经看了许多人的REPO了,已经见了很多照片了,我也要拍美美的图来REPO,我还要找树拍!

但由于天色和环境问题,晚上只能拍图三那样的,就忍了一夜,到第二天,硬是给我找到一棵够用的树,还拍糊了!又重拍

还没有背景可以用,还好有热心人借我道具,拍了图一。

谢谢中中级啦,一直看你的文吃你的粮现在还蹭到了你的本儿~爱你。

纸质在手里,读起和电脑上得来的那种清新感觉不一样了,热心老阿姨好想按他们的头快啵一个啵一个快表白快表白!急死!

没有照片,真是不敢REPO,有了又觉得自己拍得烂,但收到了总要说一声。谢谢你给我的本,文,和他们的那些枝叶。

PS:页眉上的剪影棒!合起就是亲在一起了呀!抚慰我焦急的心。